Sunday, December 2, 2007

gripe

感冒
流鼻涕
無止盡的咳嗽...
像一頭未馴化的野馬
從我肺裡ㄧ次又一次地狂奔出...
而殘留地不是像 Jackson Pollock 的豪邁潑墨
而卻是一團團黃漬的衛生紙和一只被調了低八度的音響....
這都不怪誰,只因為昨天的冰淇淋太好吃

4 comments:

serafina said...

真厲害 連感冒 流鼻涕都能做文章 我該學學了

superpao said...

那你也和我一起感冒一下吧,也許你做蛋糕的靈感就會從天而降ㄛ...jajaja

serafina said...

謝謝建議 靈感來了 決定在你生日時做 鼻涕蛋糕 送你 哈

superpao said...

你留著送jonas吧...我突然不太想吃蛋糕...